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

板蓝根往事与冬天的挂念

来源:壹点网     时间:2021-07-08 15:35:36

 熟悉的板蓝根别样的温暖和爱的味道,每到冬天,我都会不经意地想起奶奶,想起奶奶准备的温暖的板蓝根。

每年冬天流感重的时候,学校总会给我们做好防范准备,比如每天的体温检测,比如教室里定期的消毒,当然,还会派发再熟悉不过的板蓝根,别的小伙伴常规服用,但对我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。这杯冬天里的热饮于我而言不只是健康,熟悉的包装袋还会让我感到心安,小孩子在大人怀里的那种心安。

我小的时候体弱多病,少了别的孩子的欢脱与活泼。在别的小伙伴尽情闹腾的时候,我往往呆坐在墙角默默发呆。蚯蚓和蚂蚁是我童年最亲密的玩伴,还有田间小路上的蜻蜓,调皮地我挥着细细的竹竿来回舞动,然后看着一群蜻蜓在空中乱舞。

老师说蜻蜓有好多的眼睛,叫复眼,可以把小小的昆虫看得一清二楚,于是它们就成了害虫的天敌,所以他们是益虫,所以我们应该保护他们。这是老师说的,我嘴上答应着,但手中的竹竿还是挥个不停,倒是一旁劳作的奶奶生气了,她停下了手中的镰刀,呵斥我慢点,别老盯着天上,注意看脚下。我怎么会乖乖听话呢,我冲奶奶做了个鬼脸,跑得更欢了。

夏天是过得这样欢快的,冬天就难受了,每每入冬的时候都要裹得严严实实的,就这还不大管用,总要流个鼻涕打个咳嗽啥的,严重了的话就跑不动了,躺在炕上难受的哭鼻子,这个时候最着急的是奶奶,深夜叩开村里诊所的门,让医生开药,医生一脸的不乐意,大冬天的被人从被窝里叫醒,换谁谁都不开心。

但我奶奶嗓门大,年龄又大,全村人都让她几分。拿了药奶奶就火急火燎地赶回来,给我烧开水,让我喝药。但那时候年龄太小,好像哪里又缺根筋,药囊放嘴里就是迟迟咽不下去,哎,之前都是打针的,我从来不会生咽东西的。然后突然间药囊就在嘴里化了,好苦好苦,然后我又哇哇大哭,奶奶更着急了,把几个药囊拆开然后往里面放了些糖搅合,然后我才勉强喝了下去。

第二天一脸不情愿地吃完早饭,奶奶又递给我一个杯子,说这是新买的饮料,喝了就会好起来,我就能和小伙伴玩耍了。哈,当我是三岁小孩吗,我明明已经七岁了,杯子里肯定是昨天的药囊,苦苦的,我才不喝。但奶奶一脸的诚恳,给我指了指那个小小的袋子,上面标着五个字——板蓝根颗粒,那时我还不知道,这个东西在日后每年的冬天流感严重的时候,我都会每天饮用,还是学校派发的。我不情愿地拿起杯子,长吸一口气抿了一大嘴,准备一口气咽下去,结果,恩?怎么竟然不苦了,药不该都是苦苦的吗,再喝一口,咦,有点好喝是怎么回事。奶奶见我不排斥,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日后不用她叮嘱,每天饭后都会喝一包板蓝根,没几天身体就痊愈了。

而今奶奶也走了,已经长大的我仍然时时想起小时候的事,尤其是每年冬天的时候,看到熟悉的板蓝根,心里总有种别样的温暖,那是爱的味道吧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相关文章

热点图集